中国一周:谁在推拉朋友圈广告上头条?

编辑:凯恩/2018-10-30 17:46

  公务员加薪不挨骂指南

  在信息不对称之外,或许还和某种程度上的官民关系紧张有关。过去,像城管等一些政府部门,基于一些恶性事件,给公众留下了很差的印象,应该说,他们是官民关系紧张的导火索。而过去常见的庸政、懒政,也给公务员群体减了分。

  经济观察报 评论员 陶舜这是“中国一周”专栏的第二篇文章。

  “中国一周”专栏简介:这是经济观察报2015年推出的一周述评专栏,陶舜主筆,如果你关心中国的时事变化和坊间热闻,想看负责任的综述和相对公允的品评,又没有时间每天刷新闻、看评论,那么“中国一周”就是为你写的,她乐于成为你每周的“新闻榨汁机”和“观点酵母菌”。

  上周,有中国奶农倒奶了。有人立刻说,这是社会主义倒奶——好像它高于资本主义倒奶一样。其实这都是供求关系使然,其背后或许还有三聚氰氨带来的余殃。卖不 掉,倒奶也是没办法,据说动物喝了这个奶也要拉稀。而奶是有保质期的,这也提示相关的奶制品工业,能不能增加奶的用途和用量。

  在这样的传播新格局之下,朋友圈广告作为刷屏游戏的一环,其意义已从广告跃迁到社交,其具体表现有以下两种逻辑结构。

  那么睡的变态是什么呢,约炮和游子返乡,其实只是空间变换的睡的新常态,还有时间上的:旧工业时代,由于电的发明,人类侵占了黑夜,夜班诞生了;而屏社交时代,24小时在线,睡眠某种程度上来说被取消了,或许说被技术化了——不 在线、不回复、无动态,就是“睡”着了——“睡”,从原来最重要的生理“活动”,一变成为最次要的机器“状态”了。从历史看,人类的睡眠时间,从来没有像 今天这样少,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依赖于身外之物的失灵——没有歪坏、手机没电等等,而不再是身体的自然疲劳。嗯,写完了这篇文章,天亮了,我也该睡了。

  的确,朋友圈强推广告,并没有问过用户“要不要”:不管你要不要,反正他偏要;不管你舒不舒服,反正他想舒服。

  微信平台似乎真有权力任性地改造其生态系统,正如当初新浪微博所做的那样——刷微博跳出未关注账号的广告,也早就家常便饭了。有钱,任性。有权,更任性。这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。问题正在于此,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为了达到自身的目的,无节操、无下限那也是有光辉历史的。360和腾讯之战,虽然2014年在法院写下结篇,但在挟用户以制敌的那个“艰难的”晚上,用户的心已经伤过。谁在乎,谁明白,谁记得。哦,他们的成功可以复制。2014年3月份,我曾在《微信封号事件得失》一文中发问:暴君式的平台与奴才式的用户,究竟是怎样走到今天的?答案就等你补充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美国等发达国家有一系列法律来规范公务员的工资标准,要求公务员工资不得高于私营企业职工的工资,工资变动要经过国会批准,即,须人民同意,领导同意是不够的。中国的公务员工资涨跌,或许可以参考这种模式,在公开各项细节的前提下,完善监督制衡机制,积极发挥人大的作用使公务员工资早点纳入透明化的法治轨 道。彼时,那些对现状不满的公务员就该想办法去游说人大(人民),以获得相对公允的薪酬,而不必隔三岔五出来撒娇了。

  这基本上就是定论 了。那为什么在网络舆论场,公务员工资逢涨必挨骂呢?这可能跟信息不对称有关。《经济观察报》在社论《公务员调薪了,工资透明化呢》中,也谈到了这一点: 政府和民间在测度公共服务的人力成本时,口径显然是不一致的。前者主要包括工资、津贴奖金和离退休费等,这些都是被纳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,是显性的。而 与公务员身份尤其是级别相关的房补车补、公费医疗、“三公消费”以及部分“灰色收入”,很大程度上是隐性的、不透明的。数据和信息不透明,双方对话基础不同,结论自然迥异。

  我在此不妨预言,下一个杀手级的社交神器,就应该是这样一个方便大家互相“拉取”信息的宝贝。设想一下,那将是怎样的一个秘密神器:你“拉取”了什么,只有你知道——连平台管理者都无权、无力知道。那么问题来了,谁能开发出这么有逼格的应用呢?

  由于工作太忙没来得及更新微信a屁屁,我刷不出广告,心情是比较复杂的,于是发了一条动态:“今晚刷朋友圈没刷到广告,好焦虑。有一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。” 这句话并不夸张,在屏社交时代,参与感变得越来越重要了,没有参与,在别人眼里,你仿佛就不存在。在国外,阅后即焚软件也流行起来了,微信仿此开设了撤回最后一条消息的功能。因此可以说:不同时在线,都不能算参与。爱我请和我同时在线。微信一分钟没回复,宛如友尽。

  实 际上针对基层公务员的局部性加薪,有关部门去年年底就开始动作并且有节奏地暖场了,这就是“职务职级并行制度”,当时点赞的声音还是很多的。它使得职务提 升不上去的基层公务员,也有机会通过提升职级而得到加薪。然后才是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23日所说的:公务员涨薪幅度达60%的说法也不准确,全国平均下 来,公务员月工资人均约增资300元,部分公务员甚至因为缴纳养老金,收入下降。

  传播革命:从“推送”到“拉取”

  上周最热的时政议题是“公务员加薪”,最火的社会话题则是“诗人余秀华”以及她的凤凰娱乐(fh03.cc)代表作《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。不过在社交媒体上,比较热门的还有“司马南在美国”相关话题,尤其周日(1月25日)晚上,“微信在朋友圈植入广告”猛烈刷屏了,这是屏社交时代所发生的“颠覆性”改变:广告传播第一次由被动 “推送”向主动“拉取”进化了。兹事体大,本文第一部分就先说说这个事情。

  2, 更重要的是,在假想的人我社交的心理层面,它的逻辑结构还会是这样的:每个参与的个体,都获得了一种奇怪的与大家同在的恍惚的光荣,而没刷到的就会像我一 样,有一种奇怪的不与大家同在的恍惚的不爽——而这,又成了刷屏新动力,希望能刷出广告来——传播革命在这个时刻发生了:过去的广告分发是集中推送式的, 但这里,却是散点“拉取”式的。

  诗歌归诗歌,作为新闻人物,余秀华也足够有特色:据说她是脑瘫。于是就被称为脑瘫诗人,这真是够炫够酷够雷人。想不红都难。这种标签或许未必妥当,未必礼 貌,未必能被当事人接受,但正如诗歌写出来以后会被多样化解读——未必符合诗人原意,被推上头条的余秀华,基本上,说不也没什么用了。正如成名之后基层干 部试图借她做做地方营销,她恐怕也只能“泛若不系之舟”了。

  周日晚间,小伙伴纷纷在微信群里说“朋友圈”刷出广告了(听起来是不是很像“挖出土豆”,很有成就感的赶脚)。尼玛,随后段子就转疯了:“朋友圈收到可乐的是屌丝,收到vivo的是中产,收到宝马的是土豪!这就是大数据!自我对号入座吧!本次每个投放了1000w用户,一共3000w,没收到的表示你们连被投放的资格都没。”

  相关文章:

  但 这或许也是个悖论:食品工业所需的奶,未必需要从奶农这里收购,现在食品行业的龙头企业,都挺愿意做全产业链,一来方便管理,规模化经营,二来也增加流程 控制力,增加利润。这就好比京东自办快递。散户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。从生活美学的角度看,这真是一件令人失望的事情。

  这凤凰彩票(fh03.cc)个游戏玩到后来,演变成很多人纷纷修改头像和名字,发布广告式的动态,客串 广告账号,这既是自愿、“无节操”的行为艺术,亦是对朋友圈广告强行植入的回应与反讽。原版的广告简直要被玩残了。在这过程中,互联网的反叛精神再次小试 锋芒:执掌平台权柄的微信,被屏民屌丝(相对权势者而言,屌丝无权势)玩尴尬了。

  中国一周,下周再见。

  话说到这里就有点沉重了,现在说点轻松的。回顾起来,微信推广告之前有过暖场和预告。前几天朋友们纷纷在晒新版所统计的“得赞数”和“点赞数”。大数据背后果然有大生意。然而生意是跟人有关的,它离不开人性。这里,我愿意解剖一下自己。

  类似的段子还有几个,大同小异,都对用户作了消费能力上的差别化描述,暗植了一 条赤裸裸的金钱鄙视链。但由于社交媒体的轻松调性,这根鄙视链本质上的效果是这样的:看者觉有,说者觉无。精妙正在于此:若即若离,连绵不绝。这不是在刷广告,俨然在刷逼格与骄傲。于是越说越多,在朋友圈卷起了一场晒广告、说广告、玩广告的狂欢。参与者借着对这根鄙视链的个性化理解和改造,拿它做了一次熟人间击鼓传花的游戏。

  奶与睡:食与色的常态与新常态

  说 完了奶,现在说睡。诗人余秀华上周成为热点人物,首先是因为一首诗,那句“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”,言有尽而意无穷,足以解释当下中国的许多现实,往放荡 了说比如约炮,往苦大仇深了说,比如游子与留守家人(儿童、对象等等)。厉害的是,这句话本身还很有诗意。她当然是一个诗人,她为自己写诗。

  中国人的奶与睡,有常态,也有变态(即 变体,此处无贬义,或可称为新常态)。常态好理解,奶是奶,牛奶是牛奶;睡是睡,未必需要穿过大半个中国。那么变态是什么呢?去年新京报曾暗访发现,有些 成年男人通过网络中介找奶妈,既喝奶,还有性交易。一度使得有些经常被点中、上头条的奶妈,孩子喝不到奶。造成了成年男子与婴儿抢奶吃的奇凤凰娱乐(fh03.cc)特现象。而有些 电视剧,原来“波涛汹涌”的画面被剪成近景“大头照”,女角色脖子以下镜头统一被剪,仅呈现远景和肩膀以上的近景,嗯,这叫剪奶——听起来都痛,幸好仅仅 只是发生在电视屏幕上。

  朋友圈广告上了头条,是被众人推上头条的,并非广告本身有多么精彩,在我看来,相较于传播样式初露端倪的革命性转化,这几个广告本身实在是乏善可陈啊。甚至,在我看来,微信平台本身相较于“拉取”式的传播革命,也显得 不酷。与其说这个革命是微信带来的,不如说是屏社交时代里,因缘际会,有关系、无组织、无纪律的网络大众,借此契机共同在微信上完成了一次小小的传播实验。

  上周,还有另一个仿似“颠覆”的小事件:司马南在美国电视开讲,骂了贪官,被不少原先不喜欢他的人点赞。当时我就笑尿了。不过这使我想起孔老夫子的一句话“君子不以言举人,不以人废言。”

  上周,公务员加薪也曾是头条。早前,每一次公务员哭穷求涨薪,都会被网民讥为撒娇。但实际上,经过一系列政策调整和反腐反四风行动,基层公务员认为自己待遇不理想,确实有一定的普遍性。

  中国一周:“道德家”横行,真问题不彰

  导语:这不是在刷广告,俨然在刷逼格与骄傲。于是越说越多,在朋友圈卷起了一场晒广告、说广告、玩广告的狂欢。参与者借着对这根鄙视链的个性化理解和改造,拿它做了一次熟人间击鼓传花的游戏。

  1,在人人社交层面,广告成为了话题和段子——这是传统意义上广告传播的成功模本。